<kbd id="pk5r7yq9"></kbd><address id="pk5r7yq9"><style id="pk5r7yq9"></style></address><button id="pk5r7yq9"></button>

              <kbd id="n3fhj1t1"></kbd><address id="n3fhj1t1"><style id="n3fhj1t1"></style></address><button id="n3fhj1t1"></button>

                      <kbd id="9dtkinn0"></kbd><address id="9dtkinn0"><style id="9dtkinn0"></style></address><button id="9dtkinn0"></button>

                              <kbd id="8uroy3qq"></kbd><address id="8uroy3qq"><style id="8uroy3qq"></style></address><button id="8uroy3qq"></button>

                                      <kbd id="4xerh0cq"></kbd><address id="4xerh0cq"><style id="4xerh0cq"></style></address><button id="4xerh0cq"></button>

                                              <kbd id="ardr3qkn"></kbd><address id="ardr3qkn"><style id="ardr3qkn"></style></address><button id="ardr3qkn"></button>

                                                      <kbd id="t8ja98vs"></kbd><address id="t8ja98vs"><style id="t8ja98vs"></style></address><button id="t8ja98vs"></button>

                                                              <kbd id="6gte45s3"></kbd><address id="6gte45s3"><style id="6gte45s3"></style></address><button id="6gte45s3"></button>

                                                                  葡京赌博网站

                                                                  歡迎訪問葡京赌博网站!

                                                                  立師德 ,樹典範 甘爲孺子育英才 —— 專訪國家級教學名師張家驊
                                                                  2018-03-20 11:07 楊其濱  校報編輯部 審覈人:   (點擊: )

                                                                  大家氣象 高山仰止

                                                                   

                                                                  張家驊,國家級教學名師獎、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獲得者 。成果入選《國家哲學社會科學成果文庫》  ,曾獲普希金獎章、國家級教學成果獎、中國高校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優秀成果獎等獎勵 ,在語言學研究領域做出了卓越貢獻。

                                                                  相遇:一次遲來的邂逅

                                                                  或許是機緣,亦或是巧合,1941年出生的張家驊與1941年建校的黑龍江大學在1978年悄然邂逅,他成爲了文革後恢復招生的第一批研究生。而這一次邂逅的背後 ,竟是十二年的辛勤付出與苦苦等待 。1966年,畢業於東北師範大學外語系俄語專業的張家驊被分配到長春市的一所農村中學教書。在那個特殊的年代 ,中學是不能開設外語課程的,張家驊的俄語夢想與他的俄語書籍只能一起塵封起來 。“當時我的家在長春市,到學校上課要騎兩個多小時的自行車,爲了不影響工作,只能在週末的時候回一次家 。但最讓我困惑的是前途的渺茫 ,大學所學習的俄語完全沒有了用武之地”。

                                                                  就在張家驊徘徊於人生低谷的時候,命運迎來了轉機,全國高校開始逐漸恢復招生 。1978年 ,全國有3所高校共招收俄語研究生10名,其中黑龍江大學招生6人 ,另外兩所學校各招生2人  。“當時同事告訴我研究生開始招生了,我說:‘我

                                                                  的年紀早都過了啊,我都是快四十的人了’ ,幸好同事告訴我年齡限制放寬了”,張家驊略顯興奮地說。“既然已經報考 ,那就必須拼命地準備 ,這樣我才能重新走回俄語的道路上來 。

                                                                  就這樣 ,張家驊來到了黑龍江大學  ,但連他自己也沒想到的是 ,這一來,就是一輩子。回想起讀研究生的情景 ,張家驊坦言,“當時學習和生活很艱難,自己的年齡比同學大了十多歲 ,家裏還有兩個孩子,小的才只有3歲,每個月56元的工資,自己食宿要用掉30元,剩下的填補給家裏”。但艱苦的生活並沒有影響張家驊的學業,張家驊驕傲地說:“咱們學校的俄語學科好 ,有最好的導師 ,呂和新、華劭等老師對我的影響非常大,他們對待學生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  ,他們身上的師德師風值得我一生去學習” 。張家驊沒有辜負老師們的期望,畢業後張家驊拒絕了東北師範大學的邀請,決定留在黑龍江大學工作 ,當年招收的六名研究生也只有他一人留在了黑大 。

                                                                  深造:又一段人生苦旅

                                                                  留校工作後的張家驊被分配到了理論課教研室工作 ,教研室主任金曄安排他講授“俄語語音學”課程,並給他半年的備課準備時間 。張家驊用了半年的時間編寫了一本全俄文的俄語語音學教程和練習,當金曄主任問及他課程準備情況的時候,這本講義讓金曄主任大吃一驚,更被張家驊備課的認真刻苦精神所感動。而這本講義也爲張家驊課程的講授和學生的俄語學習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憑藉着工作的努力和研究的刻苦,張家驊爲自己爭取到了俄語提升的又一次黃金機會 ,而這一次機會爲他後來的學術研究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

                                                                  在通過了在北京進行的“留蘇”考試後 ,張家驊再次成爲了首批派往前蘇聯的訪問學者 ,到普希金俄語學院進行爲期兩年的交流 。張家驊回憶說:“我清楚地知道,我到普希金俄語學院不是去上課的  ,主要是搞研究,上了半年課後  ,我用了一年半的時間天天跑列寧圖書館” 。“列寧

                                                                  圖書館是前蘇聯最大的圖書館,由於距離我的住處比較遠,早飯後就去圖書館 ,中午在圖書館餐廳裏對付一口 ,晚上在附近商店買一瓶酸奶和一個麪包當做晚餐 ,其他大部分能用的時間就是研究一個問題——俄語的動詞體” 。

                                                                  在蘇聯的交流期間,張家驊把圖書館裏所有能用到的資料都逐頁複印 ,把所有能購買的書籍都逐本買到,所蒐集的資料裝了滿滿幾大箱。害怕資料丟失 ,張家驊委託在使館工作的老師將資料通過安全的途徑帶回國 ,又從北京輾轉運回哈爾濱,爲的就是將“俄語動詞體”的研究進行到底 。功夫不負有心人,珍貴的第一手資料加上張家驊日以繼夜、孜孜不倦的努力 ,張家驊在蘇聯著名俄語教學期刊《國外俄語》上發表了一篇《使用俄語動詞體的一個困難問題》,成爲中蘇關係正常化後中國首批在蘇重要期刊發表論文的學者,而這篇文章的例句和觀點現如今仍然有學者在引用。

                                                                  傳承:只爲這一番事業

                                                                  黑龍江大學根於延安、源於抗大,其前身是中國人民抗日軍政大學第三分校俄文隊 。黑大俄語教學的成就是幾代人不懈努力的結果  。張家驊說:“黑大俄語人身上有着百折不撓、艱苦創業的精神,在事業的發展中傳承延安精神是我們最大的特色” 。就像自己的老師培養自己一樣 ,張家驊把黑大俄語學科嚴謹治學、教書育人的光榮傳統傳承了下來。張家驊老師的學生、黑龍江大學俄語學院黨總支書記黃東晶教授介紹說:“張老師對我來說,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治學的嚴謹  ,對學生的學業要求嚴格精細、一絲不苟。但嚴厲的同時 ,張老師對學生卻又十分關懷 ,工作、生活、職業發展  ,個人成長的方方面面他都會關注。記得有一次,張老師的學生順利通過畢業答辯後卻當場失聲痛哭,因爲她覺得自己對不起老師的精心指導,沒能達到張老師的期望水平 ,我想這可能是很多張老師學生的真切感受” 。

                                                                  誨人不倦,是張家驊始終如一的狀態 ,甚至有着一種“恨鐵不成鋼”的迫切 。他的學生靳銘吉回憶說:“張家驊老師在給我修改論文的時候 ,

                                                                  就算是標點符號錯誤他也會嚴厲指出 ,他的嚴格要求會讓學生們在學術上做得更加精緻”  。“讀書時我常與張家驊老師討論問題爭辯得面紅耳赤 ,別人看到還以爲我們在吵架。當時對張老師的嚴格有些不理解 ,甚至是牴觸 ,現在我也當媽媽了,更加地理解了老師的良苦用心 ,我可能是最讓老師操心的學生,但是自己跟張老師學到了一股不服輸的勁。”說到這裏,靳銘吉有些哽咽。

                                                                  憑藉着工作的踏實、勤奮,張家驊逐漸走上了學院行政領導崗位,先後擔任俄語系的副主任、主任。在此期間,他主張重新恢復黑大俄語學科實踐教學與理論研究並重的優良傳統,爲後來俄語學科的建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看到有一些教材內容相對陳舊,張家驊立即組織最優秀的編寫團隊,在舊教材的基礎上 ,編寫了一套新版的俄語教材——《現代俄語概論》 ,而後又再次改編爲《新時代俄語通論》(上下冊),爲俄語教學實踐課、理論課打造了一套最權威的用書  。在張家驊看來,傳承與創新是黑大俄語事業發展的基石 ,更是管理者所應具備的“大智慧” 。

                                                                  堅守:擔當便義無反顧

                                                                  60歲 ,於普通人來說或許是一個工作與生活的界限 ,即使繼續工作,也總該清閒些 。但於張家驊老師來說,這卻是他又一段風雨兼程的開始。2000年,張家驊着手創辦“黑龍江大學俄語語言文學研究中心”(後更名爲“黑龍江大學俄羅斯語言文學與文化研究中心”) ,並順利入選第二批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從基地的申報到基地的發展和建設 ,花甲之年的張家驊忙前跑後,像一匹不知疲倦的駿馬,馳騁在俄語研究的廣闊田野之中  。

                                                                  張家驊老師的學生、黑龍江大學俄羅斯語言文學與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李洪儒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張家驊老師是我的老師 ,他爲黑龍江大學俄語基地的建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無論是基地建設還是個人的學術研究,都爲我們做出了榜樣” 。李洪儒老師回憶說:“張家驊住在家屬區29號樓,我家住在20號樓,每當我晚上工作疲勞不想繼續工作的時候 ,我便下樓走走,走到張老師樓下,看見張老師家二樓書房的檯燈總是亮着 ,我就想張老師在年齡和學術地位各個方面都遠高於我  ,我有什麼理由不勤奮工作呢?然後就清醒一下頭腦回去繼續工作”。

                                                                  2017年12月,第九屆全國語義學學術研討會在黑龍江大學舉行 ,多名國內外學者參加研討。而這一語義學領域的盛會就是由張家驊在創辦俄語基地的時候發起的 。張家驊老師的學生、俄語基地的研究骨幹惠秀梅在接受採訪時告訴記者:“語義學研討會最初主要是俄語界人士參加,現在已經擴展到了多個語種的研究人員參加,並且已經實際上變成了國際性的研究盛會。儘管現在張老師已經不再擔任基地的主任 ,但是每次會議議題的設計和議程的安排,張老師都會積極參與,他的這種擔當精神讓我們很感動”。

                                                                  攀登:一生從未曾停歇

                                                                  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張家驊正是憑藉着這種豪情,創造了學術研究的三個巔峯。李洪儒評價說:“張老師的第一個學術巔峯就是關於俄語體學的研究,代表成果是《現代俄語體學》(修訂版)。雖然現在已經過去了二十幾年 ,但還是沒有人能達到張老師的高度”。在這一研究領域中  ,張家驊曾經在俄羅斯的著名學術期刊《語言學問題》上發表文章  ,批評俄羅斯科學院編撰的《俄語詞典》(1-4卷)和《俄語語法》(上下卷)中動名詞釋義的系統失誤 ,並提出了修正方案,這是該刊自1952年創刊以來發表的首篇中國學者以俄語爲研究對象的學術論文,一個非俄語母語人指出俄語詞典的失誤 ,在許多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

                                                                  張家驊的第二個學術研究巔峯是將莫斯科語義學派的國外語言學引入中國 。惠秀梅老師介紹說 ,莫斯科語義學派理論的研究及其本土化集中體現在張家驊的《俄羅斯當代語義學》和《俄羅斯語義學——理論與研究》(2011年入選國家哲學社會科學成果文庫)兩本書中。前者是對俄羅斯當代語義學理論(包括莫斯科語義學派理論)的研究,而後者則實現了使莫斯科語義學派理論的本土化,書中最典型代表就是利用莫斯科語義學派的觀點解決漢語語義方面的問題,這充分體現了張老師的“引進俄羅斯先進的語言學理論來分析、解決漢語問題”的思想。俄羅斯語言學領軍學者巴度切娃曾評價說:推動動名詞體貌範疇研究擺脫停滯狀態的研究 ,在語義方面 ,迄今研究內容最爲充分的是張家驊的論文。

                                                                  張家驊的第三個學術研究巔峯是以他爲首席專家的一項國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標項目——俄羅斯《語言學大百科詞典》翻譯工程。該項目的研究標誌着張家驊開始從俄語語言學研究領域跨入了普通語言學的研究範疇,研究範圍有所擴大,研究層次有所提升。該項目現仍在進行 ,這個匯聚了全國二十多所學校、幾十位研究精英聯合參與的項目 ,再次將張家驊推上了一個無人企及的新高度 。也正是基於他對俄語教學和研究的卓越貢獻 ,2006年張家驊獲得了由世界俄語教師聯合會頒發的普希金獎章。

                                                                  2011年  ,剛剛從工作崗位上退休的張家驊不幸被檢查出腎癌,成功手術後,本應該靜養休息的他,心中卻在惦記着另一件大事 。當時正值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的論證階段 ,他讓負責填表的薛文奎老師把申報書帶到了北京醫院,在病牀上進行反覆地修改,醫生和家人擔心他的身體不讓他看 ,張家驊就偷偷地溜出病房在走廊裏看。項目論證答辯的時候,張家驊更是不顧家人朋友的勸阻 ,堅持要親自參加 ,有了張家驊的坐鎮指揮,項目答辯獲得了圓滿成功。

                                                                  對於學生,張家驊更是要扶上馬、送一程 。惠秀梅老師介紹說,張家驊老師曾講授的博士課程《語義學專題研究》 ,得知退休後由她接這門課程後,張家驊老師把自己當年講課講義、材料全都交給了她  ,並且多次指導惠老師如何把這門課程講好、講透 ,直至向聽課的學生瞭解到講課的效果符合他的標準後才放心 。張家驊的責任感不會因爲退休而消減 ,對工作,他一往情深 ,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他的研究事業中。

                                                                  時光見證 ,張家驊對學術的赤誠不夾雜一絲虛假 ,年輪見證 ,張家驊對事業的忠貞不混淆半點蹉跎 。年近八十的他,仍然在學術的道路上奮力前行。他的學生靳銘吉評價他是一個“居有常、業無變”的老先生。每天早晨五點起牀,迎着晨光開始工作 ;簡單的早飯後,繼續伏案研究 ;中午午飯後睡午覺  ,下樓活動一下繼續工作  ;晚上九點收工睡覺,規律的生活使張家驊保持了思維的敏銳力和不竭的創造力 。在張家驊的弟子們看來,老先生沒有什麼其他的興趣愛好 ,如果說有 ,那就是愛學習和愛寫文章。但有一次張老師給大家清唱了一首俄羅斯的歌曲 ,渾厚的歌聲帶給了大家深深地感動 ,因爲他們讀懂了張家驊對俄語事業的無盡深情。

                                                                  關閉窗口